1. <dfn id="6jblh"></dfn>
    1. 您當前位置:首頁 > 國研視點 > 政策解讀 > 正文
      常紀文:在鄉村產業發展中做好生態文章
      2018-09-30 00:00

        鄉村振興,產業興旺是重點。產業問題直接決定著鄉村振興戰略的質量和成敗。那么,新時代的鄉村產業如何發展,才能既符合生態環境保護的要求,又讓“綠水青山”有效轉化為“金山銀山”,建立起以產業生態化和生態產業化為主體的生態經濟體系?

        1.產業生態化讓鄉村綠色振興、特色振興

        鄉村振興需要解決資金長期供給和就業長期保障問題。沒有產業的發展,即使花大力氣硬化道路、整治村容、安裝路燈,鄉村振興也只是表面的,凋敝仍然不可避免。

        產業要發展,是共識;怎么發展,是難點。2018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海南考察時強調,鄉村振興,關鍵是產業要振興。要鼓勵和扶持農民群眾立足本地資源發展特色農業、鄉村旅游、庭院經濟,多渠道增加農民收入。可見,鄉村要綠色振興、特色振興,就必須充分考慮資源環境本底和傳統優勢,促進三產生態化改造以便轉型升級。

        在第一產業方面,可立足鄉村資源和基礎,發展特色和優勢農業,防止村落間或鄉鎮間同質化的低端競爭。例如,湖北省監利縣地處江漢平原,受長江和洪湖滋養,生態環境優美、水質安全清潔。近年來,該縣利用得天獨厚的自然生態優勢,以活水養殖小龍蝦和淡水螃蟹,深受消費者喜愛,在區域農產品競爭的格局中形成獨特優勢。當地的生態養殖產業還帶動了收購、加工、餐飲、飼料等經營和服務行業的發展。

        在第二產業方面,可立足城鎮工業園區,依托鄉村優勢資源,發展獨具特色的環境友好型和資源節約型工業。在產業轉型升級的浪潮中,淘汰落后產能,支持主產區農產品就地加工轉化增值。值得注意的是,轉型升級一定是結合自身優勢和特色的提升,而非盲目轉型、跟風轉型——忽視地方基礎的盲目轉型,往往可能浪費甚至毀掉一個地方的經濟發展前景。

        在第三產業方面,可依托城市的休閑養生需求,大力加強便捷化的交通網絡建設,實施觀光體驗、森林康養、鄉村民宿、特色小鎮等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精品工程,在嚴格保護中把“綠水青山”有效轉化為老百姓能夠得到實惠的“金山銀山”,實現生態美與百姓富的統一。

        2.生態產業化 讓“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

        守護綠水青山需要一代又一代人持之以恒的努力。但如果“綠水青山”轉化不成“金山銀山”,自然資源轉化不成物質財富,老百姓就不了業、致不了富,還會去毀林開荒、竭澤而漁;企業在生態環境保護中受不了益,可能重走污染環境、破壞生態、浪費資源的老路;地方財政受不了益,就不會真心支持生態環境保護,難免會做“中央真督察、地方假治污”的表面文章應付了事。

        為此,必須因地制宜,讓廣大鄉村的綠色資源變成城鄉都能獲益的生態產品和服務。目前,已經有不少地方在鄉村振興中大力發展生態旅游經濟,扶植、打造特色產業,環境與經濟社會發展步入良性軌道。例如,浙江安吉成功地把當地豐富優質的竹資源開發成品類齊全、附加值高的竹產品,取得了良好的經濟效益、生態效益和社會效益。

        在生態產業化方面,發展旅游經濟可以促進農民就業,增加地方財政收入,但是并非所有農村都適合發展旅游。盡管一些地方在城市的輻射圈內,利用山水林田湖草的綜合美感和美麗鄉村的人文資源發展民宿和農家樂獲得了成功,但也有不少失敗的案例。分析其中緣由:一是依托的城鎮購買力總體不足,二是鄉村的自然資源和人文資源缺乏深度旅游吸引力。其實,這些地區完全可以結合本地氣候和自然條件,發展生態農業或加工服務業。例如,江蘇盱眙2015年以來大力推廣稻蝦綜合種養技術,出產的小龍蝦享譽全國,水稻品質和價格也大幅提升,走出了“一水兩用、一田雙收、一舉多得、糧漁共贏”的發展模式。

        3.振興鄉村 重在提升自我造血能力

        破敗不堪的自然環境難以產生經濟效益,只有積極開展有經濟效益的生態修復,才有基礎發揮生態溢出效益和資源再生功能。

        生態修復的最大難處在于資金來源及其投資回報問題,沒有經濟效益的生態修復項目難以讓地方財政可持續地運轉。一些地方近年來向鄉村投資力度很大,搞環境整治和美化亮化,卻忽略了鄉村內涵的培育和自我造血能力的提升,加之后續資金難以跟上,出現了一些爛尾工程。因此,必須對生態修復的方向進行科學論證,開展投入產出分析。一些地方把生態修復后的城市周邊地塊建成濕地公園或休閑養生場所,在土地價格升值后再適度開發住宅樓盤和商業設施,就可以收回投資,實現良性循環。此外,還要激發社會資本的投資活力,讓民間力量放心地進入鄉村綠水青山的恢復和維護工作中來。

        沒有管理、營銷和科技人才的支持,美麗鄉村的建設和鄉村振興就難以持久。因此,應立足本土,扶持培養一批農村基層干部、農業職業經理人和經紀人,以及鄉村工匠、鄉賢能人、非遺傳承人,充分發揮他們在鄉村生態文明建設中的帶頭示范引領作用。在浙江農村,很多村“兩委”干部人選來源于地方致富能人。他們積極參選,把集體事業的發展和個人價值的實現有機結合起來,成為鄉村綠色振興的帶頭人和希望所在。

        “綠水青山”要變成“金山銀山”,還需要有綠色產業的比較優勢。在這方面,各個鄉村、鄉鎮、縣域要努力形成“一縣一優勢、一鄉一品牌、一村一特色”,在經濟錯位發展的地方競爭格局中,立足優勢、找準位置,通過營銷手段的信息化和產品、服務的標準化,擴大實體產業和產業服務的影響力,夯實自身區域生態環境和經濟發展的綜合競爭力。

        目前,一些鄉村合村并點,土地規模化和集約化初具基礎。為了促進產業生態化和生態產業化,建議在一些地方適度整合農業發展所需的土地要素,鼓勵農民自愿流轉土地經營權,將土地平整為連片田地發展規模農業,在規模化經營中實現經濟、社會和生態效益的統一。投資人或者種田大戶可以通過大規模購買土地經營權的方式搞批量種植或經營,其他農民則通過土地入股、在農場打工或者外出務工的方式,直接或間接從鄉村的綠色發展和產業興旺中獲益。

      作者: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 常紀文 來源:《光明日報》2018年09月29日09版 
      【關閉窗口】



      北京赛车代理盘怎么拿

      1. <dfn id="6jblh"></dfn>
          1. <dfn id="6jblh"></df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