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fn id="6jblh"></dfn>
    1. 您當前位置:首頁 > 國研視點 > 專家視點 > 正文
      張俊偉:微調宏觀經濟政策 助力高質量發展
      2018-09-28 00:00

         9月19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出席在天津舉辦的2018年夏季達沃斯論壇開幕式并發表特別致辭。在特別致辭中,李克強介紹了近年來中國政府在培育增長新動能、推動經濟轉型發展方面的基本經驗和突出成就。針對與會代表的普遍關切,李克強還暢談了中國宏觀經濟政策微調的基本取向,展示了中國政府對穩定經濟運行的高度自信和堅強決心,釋放了中國經濟穩定運行的強烈信號。李克強的特別致辭贏得了與會代表的高度認同,也引起了強烈的社會反響。

         宏觀經濟政策微調背后的邏輯

         微調宏觀經濟政策的直接動因,是“穩中有變”的經濟運行態勢。今年以來,我國經濟保持了總體平穩、穩中向好的發展趨勢,主要宏觀調控指標處在合理區間,經濟結構持續優化,發展質量明顯改善。與此同時,我們也清醒地看到,當前經濟運行面臨一系列新問題新挑戰。主要表現在:“逆全球化”暗流涌動,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外部經濟環境趨于復雜;房地產調控日趨強化,土地財政難以為繼,地方政府投融資行為面臨壓力加大;環保執法力度加強,導致部分產業經營門檻提高,一些中小企業經營壓力加大;結構化去杠桿深入推進,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有所加劇。在此背景下,要繼續保持經濟運行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就必須對既有的經濟政策作出微調。

         微調宏觀經濟政策的大前提,是經濟整體向好的態勢沒有改變、宏觀政策基本取向無需改變。和政策微調相對的,是政府投資海量擴張的強刺激和貨幣供給毫無節制的“大水漫灌”。強刺激、“大水漫灌”作為宏觀調控的手段,是刺激經濟的“強心針”,對于遏制經濟快速衰退、增長失速的危難局面具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但其副作用也是顯而易見的:巨額政府投資通常蘊含著投資效率低下的弊端,而大規模貨幣投放則會迅速推高宏觀經濟杠桿,其結果都是增加了中長期經濟運行的風險。

         在特別致辭中,李克強明確指出:“中國過去沒有搞、今后也不會搞‘大水漫灌’式強刺激。”這固然有清醒把握“大水漫灌”、強刺激政策利弊得失的原因,更關鍵的則是黨中央、國務院對當前我國經濟運行穩中向好的高度自信。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經濟結構發生階段性變化、經濟運行步入新常態,黨中央、國務院堅持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用改革的辦法推進結構調整,減少無效和低端供給,擴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給,提高供給結構對需求變化的適應性和靈活性,取得了明顯成效:經濟增長連續12個季度維持在6.7%—6.9%區間,中高速增長態勢基本確立;居民消費快速升級,消費熱點不斷涌現,產業升級步伐明顯加快;傳統產業過剩產能逐步化解,產業組織結構持續優化,企業盈利狀況明顯改善;新產品、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涌現,經濟新動能不斷壯大;綠色發展理念深入人心,可持續發展成為潮流;民生事業持續取得進步,人民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斷提升。這給了中國政府信心和底氣:面對經濟運行中存在的新問題新挑戰,即便不采用強刺激、不“大水漫灌”,中國經濟仍能夠保持平穩運行狀態。

         宏觀經濟政策微調的基本取向

         為了保持新形勢下穩中向好的經濟發展態勢,7月31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了“六穩”工作方針,即“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面對參加夏季達沃斯論壇的中外企業家,李克強總理有針對性地闡述了宏觀經濟政策微調的基本取向。

         首先,要努力實現公平、充分的就業。就業是民生之本。在經濟結構快速變動,難以準確把握潛在經濟增長率的條件下,判斷宏觀調控是否得當、供需總量是否平衡,不僅要看經濟增長速度,還要看其他輔助性指標,例如:當總需求明顯超出總供給時,通常會引發通貨膨脹;而當總需求明顯不足時,則又會導致非自愿失業增加。因此,保持就業狀況穩定,對于防止宏觀經濟運行滑出合理空間具有重要的意義。在特別致辭中,李克強明確指出:“穩就業是頭等大事,要繼續作為經濟運行合理區間的下限,切實予以保障。”他還闡述了今后一段時期我國完善就業政策的發展方向,即“著力完善就業優先的政策體系,健全就業促進和保障機制,加強全方位公共就業服務,努力實現更加公平、更加充分的就業”。

         其次,要進一步發揮積極財政的作用。減稅降費、增加政府支出,是擴張性財政政策的基本政策工具。十八屆三中全會把現代財政制度視作國家治理的支柱和重要組成部分,高度重視推進現代財政制度改革。近年來,黨中央、國務院在推進財稅改革方面出臺了一系列重大舉措,在完善財政政策操作方面開展了一系列探索,取得了顯著的成績。具體如:營改增改革消除了重復征稅現象,促進了社會專業化分工的發展;減稅降費減輕了企業負擔,激發了企業技改、研發、創新的熱情,激發了居民創業的熱情;增加政府投資改善了道路、橋梁、通訊等基礎設施,把不同地區、不同人群、城市和農村更加緊密地聯系在了一起;設立產業基金和PPP發展基金,則加快了新興產業的發展,促進了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和發達國家相比,目前我國政府(特別是中央政府)債務率相對較低,擴大債務規模仍有一定的空間。面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挑戰,我國有必要、也有可能進一步加大積極財政政策的力度。7月31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曾提出明確要求:“財政政策要在擴大內需和結構調整上發揮更大作用。”在特別致辭中,李克強重申了上述政策方針,指明了今后一段時間我國財政政策的基本走向:“積極的財政政策將更加積極,在擴內需和調結構上發揮更大作用”;同時,中國政府還會“繼續推進減稅降費”。

         再次,穩健的貨幣政策將更加靈活和富有彈性。結構性矛盾突出、風險多發高發的階段性特征,決定了現階段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在經濟管理工作中的極端重要性。以防控金融風險為重點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已被中央列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階段三大“攻堅戰”之首。但多部門同時發力化解金融風險的做法也帶來了流動性緊張、部分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有所抬頭、中小企業經營困難。微調貨幣政策,絕不是要否定防范金融風險和結構性去杠桿,而是要提高貨幣政策的靈活性,使貨幣政策松緊有度。正像李克強指出的那樣:通過“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渠道,引導資金更多投向實體經濟,著力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匯率政策是貨幣政策的有機組成部分。匯率變動直接關系到外貿、外資工作,關系到國內金融市場運行和公眾預期是否穩定。可以說,“六穩”工作中至少有“四穩”和人民幣匯率政策有關。針對與會代表的高度關切,李克強明確表示:“中國堅持市場化的匯率改革方向,不僅不會搞競爭性貶值,還要為匯率穩定創造條件。”李克強還表示:“中國經濟基本面穩健、國際收支平衡、外匯儲備充裕,人民幣匯率完全能夠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上述表態,無疑讓國內外吃了顆定心丸。

         宏觀經濟政策微調的著眼點是推動高質量發展

         微調宏觀經濟政策的著眼點,是穩定社會預期,引導高質量發展:一方面,通過相機抉擇的政策操作,提高宏觀調控政策的前瞻性、靈活性和有效性,保持宏觀經濟運行穩定;另一方面,由于避免了經濟運行的“大起大落”和經濟政策的“大幅調整”,政府得以有效引導市場,從而在全社會形成穩定的政策預期和市場預期。在經濟深刻轉型的關鍵時刻推動全社會形成穩定的政策預期和市場預期,有助于克服各種浮躁的心態、消除各種投機的心理,有助于引導經濟主體把工作重點放到完善管理、加強研發、提高生產經營效率上來。

         因此,李克強在闡述宏觀經濟政策之后又用了很大篇幅來闡述推進改革開放、結構調整和激勵創新的政策。大家要深刻領會上述政策體系,抓住經濟穩定運行的難得機遇,加大力度推進結構調整,加快轉變發展方式,推動增長動力轉換,推進我國高質量發展進程。

      作者: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研究室主任、研究員 張俊偉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2018年09月28日 
      【關閉窗口】



      北京赛车代理盘怎么拿

      1. <dfn id="6jblh"></dfn>
          1. <dfn id="6jblh"></df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