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fn id="6jblh"></dfn>
    1. 您當前位置:首頁 > 國研視點 > 專家視點 > 正文
      趙昌文:建設現代化強國須抓住新工業革命機遇
      2018-09-28 09:52
             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必須進一步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這就要求我國深度參與甚至引領新一輪工業革命,在新工業革命中創造和釋放生產力。從歷史經驗、客觀基礎、信念及制度看,中國有必要、有底氣、也有能力抓住新工業革命的機遇,為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打下堅實基礎。
        黨的十九大作出了“兩步走”戰略安排,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到本世紀中葉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站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建設的歷史長河中,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就是要深度參與甚至引領新一輪工業革命,在新工業革命中創造和釋放生產力。從歷史經驗、客觀基礎、信念及制度看,中國有必要、有底氣、也有能力抓住新工業革命的機遇,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建設打下堅實基礎。
        深度參與甚至引領新工業革命是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必由之路
        依照關鍵投入品、主導技術及產業、對生產生活方式的影響等標準,世界經濟史上至少已經發生了三次工業革命,分別是18世紀70年代左右開始的第一次工業革命,19世紀70年代開始的第二次工業革命和20世紀40年代左右開始的第三次工業革命。目前,比較一致的認識是,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在孕育興起,但卻有不同的表述。我們采用的是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杭州峰會公報中提出的“新工業革命”概念,并在更廣泛的意義上使用這一提法。
        歷史上的三次工業革命,釋放了巨大的生產力,對人類社會的生產生活方式產生了革命性影響。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談到,“資產階級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階級統治中所創造的生產力,比過去一切世代創造的全部生產力還要多,還要大”。這描述的就是第一次工業革命所釋放的巨大能量。
        同時,工業革命還對全球政治經濟格局產生了深遠影響。近代以來的大國崛起史,就是一部工業革命引領史。第一次工業革命之前,英國經濟總量落后于法國,1700年,英國經濟總量僅為法國的54.8%。第一次工業革命催生或壯大了紡織、冶金、交通運輸等行業,推動了英國從手工業向機器大生產過渡,改變了英國經濟總量長期落后于法國的局面,到1820年,英國經濟總量已超過法國,人均GDP更是達到法國的1.5倍;這一領先隨后持續了一個半世紀左右。第二次工業革命催生或壯大了鋼鐵、汽車、電氣、石油化工等產業,使美國和德國超過英國。美國經濟總量在1872年超越英國,人均GDP在1901年首次超過英國。1870年,德國經濟總量為英國的72.0%,1908年德國經濟總量首次超過英國。第三次工業革命催生或壯大了計算機、航空航天、信息技術等產業,使美國成功應對了蘇聯、日本等國家的經濟競爭,維持了全球最大經濟體地位。
        歷史經驗告訴我們,我國要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必須深度參與甚至引領一次新的工業革命。中國是一個人口超過13億人的大國,經濟總量已經位居世界第二,但人均GDP尚不及發達國家門檻。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要彌補這一差距,首先需要發揮后發優勢,充分利用現有市場空間。但是,隨著相對差距的縮小和我國進入工業化后期,后發優勢的釋放節奏已有明顯下降,這正是近年來我國經濟增速放緩的重要原因。此外,逆全球化、貿易及投資保護主義升溫,大國經濟摩擦增多,可利用的全球市場空間和技術轉移空間受到限制。這一背景下,更需要深度參與新一輪工業革命,釋放出新工業革命蘊含的巨大生產力,創造新的巨大市場空間,并以此實現中國經濟的持續健康發展。
        我國已具備深度參與新工業革命的經濟產業基礎
        新工業革命已經初見端倪,我國生產力水平總體上顯著提高。與過去幾百年屢屢錯過工業革命不同,中國當前已基本具備了深度參與甚至引領新工業革命的基礎。
        我國已基本達到引領新工業革命的產業技術門檻。根據前三次工業革命的經驗,工業革命的策源地或引領國不一定是當時經濟產業發展水平最高的國家,但也一定不是經濟產業基礎薄弱國家,需要達到一定的產業技術門檻。在第二次工業革命之初,英國是最領先的國家,但第二次工業革命的引領國不是英國,而是發展水平不如英國的德國和美國。不過,當時的德國和美國并非經濟技術薄弱國家,其產業技術水平已經達到較高水平。追趕指數,即人均GDP(按購買力平價衡量)與領先國家人均GDP之比,是衡量經濟產業發展水平的較好指標。麥迪森數據庫的信息表明,1870年德國和美國的追趕指數分別達到57.6%和76.6%。若將1870年德國和美國的追趕指數作為工業革命引領國須達到的產業技術門檻的經驗值,中國已基本具備引領新工業革命的基礎。2015年,我國前五大創新區域(深圳、北京、上海、廣州、杭州)人口與德國基本相當,追趕指數(人均GDP與美國人均GDP之比)達到75.9%,與第二次工業革命之初美國追趕指數接近。我國人均GDP前七大省份人口規模接近于美國,追趕指數為54.5%,與第二次工業革命之初德國追趕指數接近。與此同時,中國在新工業革命可能孕育的部分領域,如數字經濟領域,已經具備一定優勢。值得說明的是,工業革命可以由不同國家共同引領,比如第二次工業革命。我國引領新工業革命并不排除其他國家的共同引領。
        我國具有有利于新工業革命潛力釋放的廣闊市場空間。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具有龐大的經濟體量和市場規模,可以為新工業革命提供兩方面的驅動力。一是需求引領。中國龐大的國內需求將為新工業革命提供需求條件,誘導新技術的擴散和新產業的發展。二是供給驅動。企業家及其創新型企業是工業革命的關鍵驅動力。在新工業革命中,企業家及創新型企業將繼續發揮重要作用。可以說,誰能更有效地發揮企業家和創新型企業的作用,誰就可能在新工業革命中取得領先地位。有效發揮企業家和創新型企業的作用,有賴于維持較強的企業縱向流動性。新工業革命需要范式躍遷式創新,需要更多發揮新創企業的創造性破壞作用。只有維持足夠的企業縱向流動性,使新創企業能夠成長為大企業,從而取代大企業或對既有大企業構成競爭,才能有效地促進創新和新興產業發展。龐大的市場空間就是維持較高企業縱向流動性的重要保障,給予了創新型企業成長的空間。
        我們具有深度參與新工業革命的足夠信念。在過往的三次工業革命中,可以發現追求國家富強的信念在工業革命中也發揮著重要作用。黨的十九大明確指出,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總任務是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上,分兩步走在本世紀中葉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隨著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深入人心,隨著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只有深度參與甚至引領新工業革命才能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使命就會迸發出堅強的信念。
        培育和創造適應新工業革命的制度環境
        每次工業革命之初,都有一些國家具備了產業技術基礎、市場規模等潛在條件,但為什么最終只有個別國家脫穎而出成為工業革命引領國?為什么英國在第一次工業革命取得成功后,沒有持續引領第二次工業革命,而美國卻持續引領第二次工業革命和第三次工業革命?究其原因,就在于只有少數國家才能長期保持適宜工業革命的制度環境。中國要努力成為新工業革命的引領國,就需要保持改革開放四十年以來的較強體制可改革性,就需要突破不合時宜的思想觀念和利益固化的藩籬,通過持續地改革開放,創造并始終維持有益于新工業革命發生和擴散的適宜性制度環境。
        進一步完善產權制度和加強知識產權保護。英國能夠引領第一次工業革命,與其建立了一套比較完善的產權保護制度是有直接關系的。產權制度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基石,保護產權是堅持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必然要求。黨中央、國務院多次強調,要加強對各類企業自主經營權和財產所有權保護,切實維護企業家人身權、財產權、人格權和創新收益權,抓緊甄別糾正一批社會反映強烈的產權糾紛申訴案件。這充分體現了黨和國家保護各種所有制經濟組織和公民財產權的堅定信心。著眼未來,只有繼續保護各種所有制經濟產權和合法權益,保證其依法平等使用生產要素、公平參與市場競爭、同等受到法律保護,保障各類創新創業者的知識產權,我國引領新工業革命才能具備堅實的制度基礎。
        著力營造審慎包容的監管環境。在工業革命中,快速的生產力變革會對已有的產業或利益格局、政府管理模式帶來巨大沖擊。當不合時宜的思想觀念與原有產業利益格局交織,政府就很難確保政策和管理方式適應快速變化的環境,導致生產關系調整明顯滯后于技術進步和產業發展,從而對工業革命構成嚴重制約。為此,政府需要堅持審慎包容、嚴管厚愛的原則,制定技術友好型的監管政策,在守住底線的同時,避免抑制創新。過去幾年我國在新業態、新模式上的成功實踐也證明了審慎包容的合理性。在微信、網約車、移動支付、共享單車等領域,我國能夠領先世界許多國家,既有后發優勢和市場規模的原因,但始終保持審慎包容的監管態度,無疑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
        維持企業縱向流動性。新工業革命中,維持企業縱向流動性的關鍵在于規制平臺壟斷。目前,平臺企業已經成為企業的重要組織模式,這種模式既具有強大的規模經濟和范圍經濟,具有規模報酬遞增效應,但也具有減低企業縱向流動性和抑制企業創新的潛在隱患。為此,需要從促進公平競爭、防范“大而不能倒”“大樹底下不長草”等視角出發,不斷完善對平臺壟斷的規制。
        營造包容性的社會政策環境。新工業革命不僅改變生產生活方式,也會對原有社會結構和就業格局帶來巨大影響。當前,新工業革命的圖景尚未完全展開,對社會結構和就業的影響尚不能作出預知。營造包容性社會政策環境的一個基本原則是增強整個社會對于技術沖擊的適應能力。為此,要建立面向新工業革命的教育體系,重視通用能力培養,樹立終身學習理念,增強人們在新工業革命環境下的就業能力。要完善社會保障體系,確保在新工業革命進程中,不讓任何一個人掉隊。

       

      作者:趙昌文 來源:《學習時報》2018年9月28日頭版頭條 
      【關閉窗口】



      北京赛车代理盘怎么拿

      1. <dfn id="6jblh"></dfn>
          1. <dfn id="6jblh"></dfn>